青海快35月10开奖结果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精选短篇感人小说!

2018-08-30作者:织梦猫来源:admi次阅读

?#28909;?#27743;湖,生死为疆。

这是一段故事,发生在江湖,却不止于江湖。故事里有酒,酒是苦的,苦到忘记了一切伤痛,苦到忘记了自己。最终,讲故事的人,他醉了,听故事的人,都走了。

饮下这杯酒,故事的开端是这样的。(热门网络游戏

《天涯明月刀》本是古龙小说中风格最独特的一部,半意识流的手法让古龙写得痛苦,也让读者看得痛苦。我却说,这部小说虽短,却足以惊艳世人。后来被腾讯买了IP,请来了奚仲文、吴里璐、袁和平和陈可辛指导,做成了一款网游——《天涯明月刀online》

初闻天刀,是在13年的10月份,那时,代号“九月鹰飞”的二测刚过,网游界骤起狂澜。几近零差评的口碑将一部名不见经传的普通MMORPG(第三人?#24179;?#33394;扮演类)网游捧上神坛。14年4月,我开始关注,并加入了一个名为“冷月山庄”的公会。之后为获得为数不多的激活码以取得有限的内测资格,我开始在各个游戏贴吧、论坛发文,浅析游戏性、前瞻游戏向、梳理游戏线、臆测下测的时间……也许我的写作水平就是在那时候锻炼的吧,尽管并没有什么提高。

?#20197;说?#26159;,?#39029;?#21151;拿到了激活码,并且不止一个。不幸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它其实在那时可?#26376;?#20986;很好的价钱,而是把它们分别送给了三分钟热度之后就a了游戏的路人甲乙丙。尽管我现在也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尽管我也只是一个路人,但我不会忘记,甚至每一个NPC,无论我是否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只要我们曾经遇见过。

2014年7月1日。这绝对是个振奋人心的日子。久居多玩新游期待榜榜首的《天涯明月刀ol》第三次内部测试,代号“剑试蔷薇”终于震撼来袭,?#38142;?#20043;后,我便踏入了那个江湖,从此,一人一马,仗剑天涯。

在那个江湖,我经历了许多事,遇见了许多人,走过了许多路,邂逅了无数个黄昏,偶尔抬头看看银河流转的?#24378;眨?#20197;为自己真的成长了许多,其实,却时常忘记,这一切,终究只是幻象。

我是个孤儿,身世成谜,父母不知去处,生来便?#35805;?#33618;之一的太白掌门风无痕抚养长大,十七年来,天天看着太白之巅的飘飘雪花,看着婉儿师姐练剑,看着公孙师兄一遍又一遍地纠正师姐的错误,半步不曾离开秦川。我本以为我的一生也便如此惶惶而终罢了,直到某日,九华孟府发来急函求援,师尊命我以救人为名下山历练,由此,命?#35828;?#36712;迹突变,一场缠绵几代人的阴谋席卷江湖,而我,则成了一切变故的导练。

奉命下?#21073;?#21021;试江湖,我知道,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许多师兄弟们终其一生也不能离开太白半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我,也不知道,这样的难得对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只是想,这样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太白,也许从此以后,我再?#37096;?#19981;到婉儿师姐白雪下舞剑的款款身姿了。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在太白山上,我时常眺望远?#21073;?#24187;想着江湖是什么样子。它应该很美,没有师兄的看管,没有师姐的叮咛,没有掌门的训责,我可以在江湖自由驰骋,无拘无束。但当我真的身在江湖的时候,却意识到,一切,早已身不由己。

?#28216;?#19979;山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已经?#35805;才?#22909;了。

我面对孟府灭门竟无能为力,只有呆呆地看着雨水渐渐?#36869;?#25481;墙壁的血迹;我几次三番从青龙会手中救下?#35282;椋?#21364;仍旧没能看穿?#28216;?#24536;的诡计;我为“仁义”二字救出天牢中的蛇王,甚至不惜与北宋朝廷为敌,却发现蛇王的恶毒人如其名;我以为燕?#25103;傘?#26126;月心将是我今生最为重要的好友,最后才明白,从相遇的一开始便是骗局。

我费尽全力冲他嘶吼:“燕?#25103;桑热?#19981;是朋友,当初你又何必舍命救我。”

他背对着我,望向远处天涯,一言不发,我看到了他的剑,颤抖不停。

我知道,他同我一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当他的面具被一刀划开的时候,当鲜血从他心口汩汩涌出的时候,没有人为他流泪。

不知何时,我厌倦了这个江湖,却发现无论如何冲撞,也终究逃离不了这个桎梏。为了摆脱生即棋子的命运,我开始像个孤魂野鬼,在人间四处游荡。

这期间,我看遍了九华佛像,走遍了杭州小巷,夜闯了开封皇宫,游览了江南水乡,闻遍了东?#35282;?#33457;,虐遍了徐海贼寇,策马于燕云荒漠,凝望着襄州云海,闲卧于荆湖雨泽,淡看着巴蜀风光,惊叹于云滇火?#21073;?#37325;回这秦川之巅,?#21364;?#26085;出,一个人,在这太白雪山上。

我没想到自己终有一日还能重返师门,回来后故居一切如旧,却独独少了一个人,多了一座坟。公孙师兄时常去坟前看望,一个人,也不说话。

独孤师兄说,婉儿师姐是自杀的,只想?#21483;?#20837;了魔道的哥哥。

“那他哥哥呢?”

“执迷不悟,?#36824;?#23385;剑杀了。”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身不由己,婉儿无辜。如果当初是她下?#21073;?#37027;么今日她也不会死,可是?#21482;?#35768;她今日根本就回不来了,谁知道呢。

我看透了一切的结局,却对眼下的所有,无能为力。

这十年之间,我结识了许多江湖?#20572;?#29038;酒、谈天、论道、比武。还恩索仇的刀不同,为爱舍身的侠盗慕容锦,来去如风的妙手空空儿,独守万马堂的萧四无,因爱生恨的马芳铃,等夫归来的采茶女,勘破红尘却勘不破“情”字的无名和尚,?#32422;?#19968;众侠?#25105;?#32966;的八荒弟子,当然还有幸遇见了傅红雪,叶开、阿飞等等早已隐匿的前辈们。

在那个江湖,九方门派各守一隅,传功论教合称八荒。在那个江湖,青龙会公子羽独霸天下,江湖?#25343;?#32852;手抵抗。于是,与?#25343;?#30431;主酣战拼酒,剑挑血衣,共屠青龙,一战成名。

?#25343;?#20027;外表风光无限,号令群雄,却也终是摆脱不了江湖人的命运,同我一样,半身凄凉。

帝王州孤星照命的叶知秋,不弃孤?#21073;?#21482;为铭记亡妻尤奴儿;万里杀朝生暮死的离玉堂,为护燕云边?#24120;?#26126;里暗里,不择手段,但身边的韩莹莹却一直陪伴不离;水龙吟潇洒不?#21051;?#38738;枫,闲管武林,游山玩水,只心向竹,铸神谷的齐落竹为他打造了一柄红叶折扇;寒江城三绝仙子曲无忆,则成了我毕生难忘的那个她。

寒江城代盟主曲无忆,多年后被无聊的江湖人暗中腹诽为“三绝仙子”。

三绝之?#31119;?#32477;不会笑。绝不能惹。绝不?#40092;洹?/span>

曲无忆将如此腹诽的无聊人士一掌摔了个狗?#24515;啵?#28982;后欺近他面前,冷冰冰地问:“你说我绝不会笑?”

笑道人趴在地?#20384;?#29384;不堪地回答:“反正我没见过。”

“我笑给你看。”

曲无忆对着他笑了笑。

笑道人睁大眼睛,看了半日。

曲无忆问:“如何?”

笑道人咧开大嘴:“你瞅瞅,你瞅瞅。我这个才是笑啊,你那个不算的。”

曲无忆又是一掌,将他直?#30001;?#33853;寒江城门口的长阶,口中只说了一个字,“滚”。

笑道人有一本秘笈。

秘笈叫做?#27573;?#24518;真言》,乃是他每日跟在曲无忆的身边,足足一月,仔细记下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所汇编而成的。

一个月,曲无忆所说过的话,共三十三页。

其中三十页,都是在处理寒江城盟会事宜。

另外三页当中,有一页,用极其清隽的?#22987;#?#20889;了“我笑给你看”五个字,以朱砂圈出。再下面,则是那个如实记录的“滚”字。

但另外两页,笑道人却将其用?#22909;?#23494;粘了起来。

他记得,那天从昼到夜,曲无忆的话?#40644;?#24448;常地多。

“——她叫情儿。”曲无忆指给他看那座开满杜鹃的坟头。

“她是你的姊妹?”

曲无忆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说,“你若?#40092;端?#20415;好了。她的笑容很美”。

笑道人摇摇头,也点点头,“你?#19981;?#30340;人,不管笑容美不美,都一定是个好姑娘”。

“我不能保护她。”曲无忆抬起头,看着天空。

她很少做这个动作。

一个学武的人,若是抬起头看着天空,便意味着失去了对环境的注意和对敌人的防备。

笑道人怕踏前一?#20132;?#24778;扰到她,又怕后退一?#20132;?#20196;她觉得孤立无援,小心翼翼地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说:“——那你保护我吧。”

曲无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35282;?#30340;坟前露出笑容。

情儿,你看到我笑,会开心么?——曲无忆的心中在问。

坟头上有一只很好看的蝴蝶,从杜鹃花?#20384;?#27915;洋地起来,飞舞了一圈,然后停到了曲无忆的鼻子上。

一点点酥痒的感觉。

阳光照下来。

片刻,恍如永恒。

很多很多很多年后。

笑道人有个活泼开朗的徒孙,问师祖说,我们真武不是有一句话叫“非真武不足当之”么,我们不如改名叫武当吧。

笑道人咧着嘴笑,笑得眉毛胡子都白了,说,现今的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你们想怎样便怎样好了。

小徒孙又问,要追求无止境的真武之道,却会为凡尘所扰。这世间红颜,扰扰攘攘,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干脆出家,一了百了,比较清净?

笑道人说,你想听故事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里的江湖,远没有今日的江湖这么平静安宁。那个时候有青龙会,有?#25343;耍?#26377;杀?#33606;?#26377;征战,有血?#21462;?/span>

那个时候的笑道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真武最有天分的弟子。他幼年被道观的道士拣到,从小就出了家,无欲无求,无霜无?#33606;?#24515;如明镜一般,只有武道,再无其他。

但笑道人的师父却不这么想。

他说,徒儿啊,这世间有三重境界。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是你。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是江湖人。而真要?#20998;?#33267;高无上的武道,需要的是见?#20132;?#26159;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

于是笑道人就被师父?#19978;?#20102;山。

他杀过人。

也爱过人。

回来真武的那一日,他心如死?#25671;?/span>

因他实在不明白,他所放弃的,与他所选择的,究?#25925;?#20040;才是“真武”。

他只记得曲无忆对他说,“你的武道。我的江湖。回去吧。”

那一天他变得比曲无忆更?#32842;?/span>

他只是背上他的桃木剑,挂上他的八卦镜,拿好他的九星盘,默默地,默默地,继续跟在曲无忆的身后。

跟了一日一夜。

跟得越来越远。

最后,寒江城远得隐入了雾?#23567;?/span>

“师祖,那个姑娘,她好看么?”

“好看,她笑起来特别好看。”

“那她怪你么?”

“她说过会保护我。所以我没死,她就不会怪我。”

“那,你想她吗?”

“想。”

“想她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笑道人从窗子外面看下去。

茫茫茫茫都是云雾。

云雾的下面,是江湖。

“——想的时候就看两眼呗。”

看看那个,有着曲无忆的江湖。

初入江湖时,我以为能成为秦川太白之巅的独孤若虚,或是公孙剑,没想到最后归来却成了襄州真武的笑道人,只是因为在天涯之外,我遇见了你。

她跟无忆很像,从容貌到气质,无一不透露着三分神韵。只是性格不同。每次遇到她,我都像笑道人遇到曲无忆一样,忘记?#27515;?#28170;,忘记了和光同?#33606;?#24536;记了一切所学到的东西,忘记了整个世界,包括自己,除了她。每次见她,七?#20013;?#21916;又?#24615;?#26377;三分怯?#24120;?#25105;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同样的人设真的会产生极为相似的化学?#20174;Α?#22914;果笑道人与曲无忆无论几次?#21482;?#37117;会有这样的开?#24049;?#32463;历,那?#27425;?#20063;仍是希望,这一次,结局会有所不同。

也许,你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也许一切只是虚幻。但是“万物皆虚,万事皆允”,在这个江湖,我认识了你,这就够了。

我知道,NPC终究只是NPC,他们没有思维,只是按照自己既定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无视晨暮风雨,无视往来人群。或许,我们跟这些NPC一样,都是被?#31995;郯才?#22909;了一切行程的非自由人,从出生到死亡。包括我们的相识,包括我们的大?#36816;?#32500;,包括我们所学的所有知识,当然也包括这个自以为是我们自己所创造的江湖。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呢,感谢?#31995;郟?#35753;你我相遇??#21482;?#32773;憎恨他,恨他在彼此之间?#25351;?#20102;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不知道。

我策马狂飙,奔到天涯的尽处,伸出手,望了望自己再也丢不掉的冷剑,时间的眼泪凝结成一?#36276;派了?#30340;流星从天际划过,?#24230;ィ?#20877;也?#36153;?#19981;到,?#39029;?#22825;呐喊,声音低得连我自己都听不到,默默回首,未见一人。

人?#26376;?#26085;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25671;?/span>

一直以来,我把网游玩成?#35828;?#26426;,屏蔽了所有人,只剩下我和NPC。偶尔,我?#19981;?#32452;支野队打打副本,偶尔,我?#19981;?#25289;拉镖、做个缉拿,挖个莲花宝藏,或是赛个马。但更多的时候,我存在的始终是一个人的江湖,一个人逛图,一个人爬塔,一个人钓鱼,一个人暗杀,一个人寻宝,一个人,望断天涯。

后来,新游的热度渐渐消退,许多人粉转黑,许多老人弃坑脱坑、选择离开,又有许多新人进来,一看究竟。人来人往,依旧如此,但是早已不复往日的辉?#20572;?#21482;是它还并没有死,它依旧在那里,等着。

其实我们都知道,它的确有很大的不足,的确没有传闻?#24515;?#26679;神奇,但是它创造了一个世界,演绎了一段故事,成就了许多许多的人,在它身旁,埋葬着许多人的时间、心血和情感,余下的,还有情?#22330;?#25152;以,我不?#19981;?#25343;它去和其他网游比较,不光是各有所长的客观问题,不光是它才两岁还很年轻请给它时间的主观说辞,更重要的是,别的世界里,没有令我难忘的他们,没有笑道人,没有无忆,没有我。

我们始终不肯原谅欺骗自己的人,却无时无刻不在欺骗着其他人。游戏,就像一场战争。战争没有胜利者,只有失败者,你最终战胜了噩梦级对手,以为没有人能骗得了你,可曾经有个兄弟,骗你说一起玩到关服,最后,却?#28079;?#29420;自一人,留在那里。

迷茫,失望。好友栏里的名字渐渐成了灰色,尽管我们?#28216;?#35265;过,但我明白,我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幻境里,终有一天,我?#19981;?#31163;开,默默地,无人知晓。

终于,在16年8月底,我a了游戏,删了角色,?#23545;?#20102;?#31361;?#31471;,故作潇洒地离开了那个江湖。

再后来,我偶尔?#19981;?#37325;回来看看,每当心情不爽时,找个新区,建个新号,重新来过,看着那个世界的光景,乘着肆意的快哉风,心情大悦。

小号毕竟是小号,面对野外红名的屡次截杀,也只能逃跑,或者是躲在附近马棚里避祸。当我意识到自己弱不禁风,再也无法像曾经那样无所畏惧时,一刹那恍?#20445;?#31361;然明白了江湖为什么没完没?#35828;?#32439;争:生存,要靠自己,要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里生存,就得要让自己变得更强,要强,就要不择手段。

我不?#36857;?#20173;是一个人,一匹马,一步一步地,念着你,?#30333;?#22825;涯。

也许,我在天涯,你在江湖;也许,我在江湖,你在我的梦里。

都说天涯不远,江湖不散,?#20260;?#37117;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没人肯说出口,后会,便是无期。

转身之后,希望你笑容依旧,?#19968;?#22312;另一个江湖,讲给你下一段故事,等我。

一屏之隔,两方世界,万事珍重,遥祝平安。(天天网游

凡本站注明“本?#23613;被頡巴?#31295;”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23613;?#24182;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 关键?#21097;?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23435;?#21338; 腾讯微博 RSS订阅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热门网络游戏

青海快35月10开奖结果